择天记小说网

大热美剧《权力的游戏》的重要城池Winterfell

“郭冬临之陷落”的梗最近承包了网友不少笑点。

起因是一则关于托尔金(J. R. R. Tolkien)的新闻。这位写过《魔戒》和《霍比特人》的作家有一部作品将在今年发布,书名叫做The Fall of Gondolin(《贡多林的覆灭》)。

微博博主@和菜头为这本书取了一个更接地气的译名,《郭冬临之陷落》……

网友纷纷表示,这个翻译非常“信达雅”。

这本书也成功引起了郭老师的注意,他发微博说:“听说国外写我的新书要出版了!中文版啥时候出?”

网友赞不绝口,表示这本书能跟《精灵王冯巩之崛起》、《巨石郭达之稳》并列为“远古时期三大传奇”。

其实,来自东方世界的郭冬临,还与另一部欧美史诗,有着千丝万缕的神秘联系。

大热美剧《权力的游戏》的重要城池Winterfell,就正好和他的名字完美对应:郭(Castle,城郭),冬(Winter),临(Fell)。

我们发现,有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一直统治着翻译界,最著名的,可能要数“山东天后”蕾哈娜。

有人总结过,蕾哈娜许多经典歌曲的歌名,都可以用谐音,与山东城市联系起来。

比如:

Where Have You Been,是“威海油饼”。

We Found Love,是 “潍坊的爱”。

Fool In Love,是 “福临莱芜”。

Talk That Talk,是“聊聊聊城”。

Princess Of China,是(济南大明湖畔的)“还珠格格”。

除此之外,坊间还流传过各种经典神译。

地名

Pearl Harbor 珍珠港,我们叫:蚌埠!

New York 纽约,我们叫:新乡!

Red River Valley 红河谷,我们叫:丹江口!

Phoenix 凤凰城,我们叫:宝鸡!

Greenland 格陵兰,我们叫:青岛!

Downton Abbey 唐顿庄园,我们叫:唐家屯!

5th Avenue 第五大道,我们叫:五道口!

歌名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一觉睡到国庆节》

Lil Daggers 《刘大哥》

Follow Your Heart 《怂》

We Are the Champions 《我们是昌平人》

Diamond Mine 《呆萌的我》

Hotel California 《加州招待所》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我回家,走国道》

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 《有些人,用过了才知道》

Born This Way 《生育指南》

Dying in the Sun 《见光死》

The best of the Yardbirds 《绝味鸭脖》

好了,这些神翻译笑笑就好,下面,双语君(微信ID:Chinadaily_Mobile)用一波真正经典的神翻译来正正你的三观!

名句篇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郑振铎 译

注:出自泰戈尔(Tagore)《飞鸟集》(Stray Birds)。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落败孤岛孤败落。

——马红军 译

注:据说这是拿破仑被流放到厄尔巴岛时说的一句话。直译是“在我看到厄尔巴岛之前,我曾所向无敌。”本翻译还原了英文中回文的文字游戏,正读、反读都一样。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余光中 译

注:此为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Siegfried Sassoon)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的经典诗句。

And a fish

In the deep,

And a man

In the mind.

水中有鱼,

心中有君;

鱼难离水,

君是我心。

——郭沫若 译

注:出自爱尔兰诗人 James Stephens的诗作《风中蔷薇花》 (“The Rose on the Wind”)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

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准备走了。

——杨绛 译

注:原文为英国诗人兰德(Landor)的诗作,杨绛的译作简约而不简单,毫无雕饰之感,浑然天成,真正的大师手笔。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韩寒 译

注:出自青春小说《怦然心动》(Flipped)。

再看两个中译英的经典翻译:

吃一堑,长一智。

A fall into the pit, a gain in your wit.

——钱锺书 译

注:许渊冲曾大赞钱先生的这句翻译,称:原文只有对仗,具有形美;译文却不但有对仗,还押了韵,不但有形美,还有音美,真是妙译。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Most Chinese daughters have a desire strong,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powder the face.

——许渊冲 译

注:powder the face为涂脂抹粉 ,face the powder为面对硝烟,简直绝妙。

地名篇

➤ Oxford 牛津